当前位置:主页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非物质遗产 > 正文

奉化市非物质遗产——石刻

时间:2014-04-27 21: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奉化石刻历史悠久,但具体源于何时已无从考证。从境内遗存来看,奉化石刻在晋代已有痕迹,如雪窦飞瀑旁边岩崖上的“千丈岩”三字即为晋代遗迹。
   至南宋,奉化石刻逐渐向石雕发展,作品有石人、石马、石虎、石狮等等。其中石狮多用于镇守阳宅,而石人、石马、石虎等作品则用于墓道两侧。如莼湖镇鲒埼许家村卫星水库库区西缘的舒滋(大桥舒家村人,南宋嘉熙二年进士及第,官拜大理寺卿)墓道前文官武将以及溪口镇湖山童岙村的南宋朝请大夫曹盅(浙江镇海,1134—1202)的墓前石人。
   据奉化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结果表明,奉化境内南宋石刻已发现的一共有22件,其中完整的石刻人物3件,完整的石虎等10件。这些遗存在奉化境内的墓前石刻大多为南宋时期奉化望族墓道两侧的石象生,它上承汉唐,下接元明,具有南宋文化的独特风格。而南宋的墓前石刻在国内仅存于浙江境内,这些遗存对于我国该时期的美术、雕刻、军事、民俗、吏治等方面的研究具有极高的价值。
   明清以来,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奉化一带经济繁荣、商贾云集,这些富豪为炫耀门第,对自家宅院的建筑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标准,常以宅第内的石刻精美与否论雌雄,又因浙东地区有盛产青石、红石、梅雨石之优势,故造就了一大批刻石界的能工巧匠,成为后世志称的“奉帮石匠”。如今,“奉帮石匠”的作品有一部分被滕头石窗馆收藏,而散落在民间的石刻也为数不少。
   建国以后,由于移风易俗以及建筑风格的改变,奉化石刻由艺术型与实用型并存的模式逐渐向单一的实用型转变,诸多技艺精湛的石刻艺人也转为筑碾凿磨、修桥铺路的一般匠人。但也有少数艺人被当时国家指定的艺术化建筑单位聘用,如溪口镇沙堤村的樊家丰就参与了上海中苏友好大厦建筑工程,并以精湛的技艺被上海建筑公司留用。
   精雕细刻的奉化石刻承载着凝重厚实的人文历史,如滕头石窗馆收藏的《四龙捧寿莲花窗》,此石窗原饰于邬鸣雷(明万历三十二年进士)家院的“浮槎阁”,虽历经近400年,但精美如新。边窗缠枝婉延多姿,正中寿字笔力苍劲,四条栩栩如生的苍龙则形象地彰显了邬鸣雷摄领布政,按察两司,兼领湖西虔南,分巡四道的官场履历。虽有扬名之嫌,但不失精美之实,故有“一品窗”之誉。
   奉化石刻以工艺精湛、雕刻精美,质地细腻、线条流畅著称,但所用工具却相当简单,仅以榔头、锤子为主,其工艺流程也无从赘述,无非构思、选料、粗制、精雕,但各个步骤均牵涉深厚的美术功底,非匠心独具难以成器。旧时,“奉帮石匠”名家辈出,但因文字资料缺乏,先前的传承状况已难以考证。从已有资料来看,建国初期比较出名的有溪口镇沙堤村樊家丰、大堰谢界山村陆永照等人。樊家丰曾参与上海中苏友好大厦建筑工程,并以精湛的技艺被上海建筑公司留用。70年代退休回家后被旅游公司聘用,长期从事蒋家古建筑的恢复工程,其技艺曾传于儿子樊茂锵以及徒弟吴根夫等人。
   至今,奉化境内各地均有少数石刻艺人,但这些艺人多以刻墓碑、造牌楼为主。如要重振当年“奉帮石匠”的纠纠雄风,还需有关部门积极引导,社会各界大力支持。

(责任编辑:admin)

博彩手机版-手机网上博彩-手机在线赌博平台-手机赌博APP下载-奉化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