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非物质遗产 > 正文

奉化市非物质遗产——莼湖苔菜

时间:2014-06-26 16:5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苔菜的鲜品叫苔生,干品叫苔条,是近海苔藓植物的一种。宋宝庆《四明志》载:苔,生海水中如乱发,人采纳之。苔菜系藻体单条管状,长达一至二米,绿色。单生或丛生于海港低潮区岩石、高中区滩涂。分布在莼湖地区的沿海村子,尤以河泊所村的苔菜为著名。人们常用鲜台菜做成汤或油炒苔条下饭,也可炒年糕食用。拌和油炒花生共食,酥香清口,尤宜佐酒。并可用作千层饼、苔条饼干或苔条油蘸子等配料。
   苔菜生长因季节不同,分为冬苔、春苔和夏苔。冬苔质佳量少,价格也最高,售价相当于肉价;春苔产量大增,但质量逊于冬苔;夏苔如铺了绿色的棉絮一般,苔丝粗糙,宜于加工成苔条粉。
采集苔菜有专门的工具,即苔拖、苔耙和苔生刀。苔拖是竹制的盛苔菜的圆形浅筐,直径一点二米,底部用草席或塑料纺织袋裹衬,以减少磨擦提高滑行力。苔拖边沿系一条络麻绳,绳的另一端是系着小木棍的把手,苔菜装满时,牵拉起来比较方便。苔耙为竹刺的木头耙子,杉木柄,耙口钉有八枚竹刺,使用起来轻巧灵便。苔生刀则是短柄的采集器,半米长,一半作把手,另一半钉有弧形的七枚钢丝钉。一般采集冬苔用苔生刀,采集春苔、夏苔用苔耙。采集苔菜又称筑苔条。  
   刚采拾的苔菜往往是连泥带苔的,洗起来很费劲。先把采集的泥苔一堆堆地倒在海边,等潮水快要涨了,就忙着洗苔,洗苔分为洗头苔和做件头。
    洗头苔,是将一堆堆泥苔粗略地洗一下。洗的时候,两手同时扣住一大把苔丝,用力地往水里一上一下地翻滚一阵,而后把洗好的头苔;叠成床第式,用绳子捆起来,头部里留出长长的一截绳子,随着上涨的潮水,采苔人在前面拉着绳子,后面叠成床第式的苔菜好似一头牛,跟着采苔人不快不慢地走着,海边人称为拉苔牛。
    苔牛拉到靠岸的海滩上,此处有一个个专供洗苔用的水塘,在这里洗苔就要做件头了。
    水塘里,预先放好了一只用竹篾编的形同大箩筐的洗苔工具,叫苔篰,把苔牛解散,置入苔篰内洗涤,以苔菜上滴下来的水是清色为准,右手捏住一把苔丝,左手将其梳理整齐,往起一提,顺势扔入一只筐里。
接下来便是晒苔菜了。晒苔条需要专门的榔桩、榔索。在空旷地或海堤上每隔二米竖根一人多高的木棍,这叫立榔桩。在榔桩上分两档系上粗草绳即榔索,就可晾晒苔条。人们将洗净的苔条一件一件地挂在榔索上,然后将苔条展开,如毛巾般的挂在榔索上让阳光和海风将其吹干晒燥。晒苔条并不轻松,要将苔条不断的翻动,晚上还要收藏,防止受潮。万一侍候不当遭遇雨淋雪打就会前功尽弃,一番辛苦化为乌有。
   每100公斤鲜苔,洗净晒干后,冬苔7公斤,春苔6公斤,夏苔5.5公斤。莼湖镇河泊所村所属的一大片东至施银山、西至黄家滩、南至鸿峙港的泥涂咸淡适宜,为苔菜生长造成了一个优良的环境。早先,该村的村民祖祖辈辈除了种田就是靠卖柴和采集苔菜过日子。而采集苔菜比种田、卖柴得钱更容易。解放前村中最好的旱涝保收的三九塘田每亩卖价为三四十块银元,而一亩盛产苔菜的海涂要卖到一百块银元,真是苔涂胜过田(那年代海边人有苔涂作嫁妆的习俗)。下烂头的苔涂产苔菜最多,村民称为米甏顶。
   该村老一辈人中的陈土财、陆炳善曾是当年筑苔条的高手,据他们回忆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农历十月过后,河泊所村的陈家祠堂门口苔条市场便开张。来贩运苔条的商贩 以楼隘村人居多。他们挑着苔条过茭湖村翻大岭山,经后琅村,去横溪市场。苔条重量轻,体积大,一担超过六十七市斤就行走不便,所以俚语有廿岁英雄挑两盏灯笼之说,灯笼者,喻苔条担也。有的苔条被商贩船运到宁波、上海出售。因苔条之缘,楼隘村民与桐照、河泊所村民结成姻亲的甚多。从前沿海有句老话帽子斜角戴,老婆在楼隘即指此。
   七十年代日商近滕来河泊所村办苔条精加工厂,产品远销日本、韩国、欧美,获利丰厚,也让河泊所苔条享誉海外。如今该村的一般家庭采集苔菜收入均在二三万元左右。苔条集市虽早已消亡,但苔条上市时骑着摩托车、驾着小货车的小贩纷至沓来,上门收购。苔条的价格也节节攀升,就冬苔而言,早非猪肉价可比。

(责任编辑:奉化文化馆)

博彩手机版-手机网上博彩-手机在线赌博平台-手机赌博APP下载-奉化文化网